醫龍日劇版同人二創衍生

CP:朝田X伊集院 

 

唔……還是有點不太舒服呢。

伊集院皺起眉頭,手指揉著太陽穴。結束一周的假期回到工作岡位,伊集院感覺身體還沒有調適好時差。

昨天上午抵達成田機場,伊集院和朝田下飛機後並沒有先回家整理行李,而是直接到醫院找藤吉和荒瀨。兩人在紐約期間接到藤吉的電話,表示有患者需要在他們回國後進行手術,於是便約好了返抵國門當天立刻到醫院探視患者並進行術前會議。

透過美紀的幫忙,他們先在美紀之前任職的醫院商借硬體設備檢視患者的病歷和檢查影像,並跟藤吉荒瀬和加藤以視訊的方式進行病例討論決定術式後,由藤吉負責安排手術室以及加護病房,等兩人回國後執刀。

由於患者的情況不適合再拖延,醫療團隊決定盡快進行手術。才剛結束假期就要面對一個大挑戰,伊集院不禁覺得人生真是有趣。

無論是聖誕節或是新年,伊集院都是待在醫院裡值班,這次長假也算是補休年假了。回想在紐約的那幾天,每一天都很快樂,愉悅的心情讓他感覺像是夢境般虛幻,不過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清楚地告訴他,那一切都是真實的。

愉快的假期飛也似地過去了,如今回到醫局,就必須收心專注工作。

今天也要好好面對患者,要認真努力才行!

在心裡給自己打氣振奮精神,伊集院打開電腦,準備調閱患者的病歷。

「伊〜集〜院,你終於回來啦!」

咚的一聲,伊集院發覺隔壁的空位有人坐下來,他抬頭往身旁看去,原來是木原醫生。

「早安,木原醫生。」伊集院禮貌地打招呼。

「看到你出現,這也表示朝田那傢伙也回來了吧,這幾天醫局裡看不到你們兩個,感覺很不對呢!」木原說道,往伊集院肩膀拍了一下。

「是的,朝田醫生也已經在醫院裡了,等一下要進行手術。」伊集院對木原說道。電腦螢幕已經進入工作畫面,伊集院將視線轉回螢幕,移動滑鼠調出需要的資料。

「一回來馬上就要動手術,朝田還真是拼命呢!」木原說。

「患者的情況,需要盡快進行手術比較好,所以做這樣的安排。」伊集院回應道,視線仔細地檢視螢幕上顯示的數據。

「咦,這張照片?」木原的目光落在電腦螢幕旁的相框,照片的背景他十分熟悉,是紐約時報廣場,「伊集院,你是跟朝田一起去美國嗎,里原小姐也跟你們在一起?」

「啊……是的。」伊集院遲疑了一下,面對木原的疑問,他誠實地回答了。

木原眼看伊集院進入工作狀態,他整個人掛在椅背上,懶洋洋地說道:「伊集院,加藤醫生對待你跟朝田也未免太好了,竟然給你們七天假去美國。不像我,想放三天假都不行。」

伊集院一邊用滑鼠調整畫面,一邊回答道:「木原醫生不也是一個多月前才從美國回來嗎?」他的假期是用新年連假換來的,至於朝田的假單則是加藤醫生批准,男人自然有他的理由說服教授准假。

「是沒錯,但我是去學技術,去受訓,是去工作!每天都被關在訓練的醫院裡,哪裡都不能去啊!」木原的表情只能以哀怨來形容。

「但是,我記得木原醫生是自願去美國,還拜託加藤醫生幫忙推薦,而加藤醫生也確實向校長推薦木原醫生,讓您前往美國受訓。」伊集院說道,他繼續看下一份病歷。當初前輩非常積極爭取進修的機會,那應該是他進醫局以來,看到木原醫生表現最活躍的一次。

木原疲倦地嘆氣。

「吶〜伊集院。」木原將辦公椅挪到伊集院身旁,一隻手臂直接掛在伊集院肩膀上,他把臉湊近說道:「你去幫我跟加藤醫生說一下,請她給我三天假好嗎,最近都是跟冷冰冰的手術機器人在一起,我好想親近大自然。」

「請木原醫生自己去向加藤醫生說吧。」伊集院保持禮貌回應道,他拿起筆在紙上書寫註記。木原醫生又這樣了啊!伊集院感覺頭有點痛。

「不要這麼小氣,我們都認識那麼久了。」木原不死心,繼續糾纏伊集院。

伊集院放下筆,他將木原的手拿起來,輕輕地放下。「木原醫生想請假的話,請自己去向加藤醫生申請,很抱歉我幫不上忙。」伊集院覺得頭越來越痛了。木原醫生可以放過我嗎,我等一下就要進手術室了。他在心裡嘆息道。

「伊集院,你真不夠意思。」木原沮喪地說。

伊集院聽了只能苦笑,前輩只要一耍賴,口氣就像個小孩子,這樣的個性無論過了多少年還是不變。

「咦,這是什麼?」木原眼睛一亮,他倏地抓起伊集院的左手拿到眼前細看。

「你怎麼戴著戒指,這是婚戒耶,你是什麼時候結婚的?!」木原瞪大眼睛驚訝道,他看到伊集院左手無名指上套著一只銀色戒環。

「請放開我的手。」面對木原突如其來的舉動,伊集院眉首微皺,口吻有些不悅,情緒的影響產生一點作嘔感。

木原不管伊集院的反應,他繼續追問:「等一下,我連你有女朋友都不知道,你是跟誰結婚?難不成你是閃電結婚!」

「這跟木原醫生沒有關係。」伊集院只覺得不耐煩,他索性直接將手抽回,前輩這行為也太失禮了。

伊集院的冷淡刺激了木原,他直接站起來,雙手抓住伊集院的肩膀大聲說:「怎麼會沒關係!我們可是……」

「木原醫生,你這樣的行為已經構成性騷擾了喔!」

女性的聲音從木原身後出現,木原一臉不快的轉頭往後看,想看看是誰打斷他說話。

「里、里原小姐!」木原嚇了一跳,他立刻放開伊集院。「沒有!我只是在跟伊集院開玩笑,而且我們都是男人,怎麼會是性騷擾!」面對露出鄙夷目光的美紀,木原趕緊解釋。

美紀不理會木原,她直接對伊集院說:「伊集院醫生,手術室已經準備好,朝田醫生先過去了。」

「好的!」伊集院趕快將桌上的文件迅速收好放進抽屜裡,美紀的出現就像是救命稻草,讓他擺脫纏人的前輩。

「美紀小姐,我們走吧!」

「快走吧!」

伊集院快步跟著美紀離開醫局,留下木原一個人

 

我……剛剛做了什麼?

一個聲音驀然從心底出現,伊集院停下腳步,他怔怔地望向醫局門口。

不一會兒,伊集院聽見從醫局傳來木原驚慌失措的聲音。

就算不喜歡木原醫生突然抓我的手,可是我這樣對待他是對的嗎?

伊集院盯著自己的左手,回想自己方才的冷漠,不禁蹙起眉頭。

我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呢。伊集院忍不住沮喪嘆氣。

「伊集院醫生,電梯到了喔!」

美紀的叫喚打斷了伊集院檢討自我的思緒,伊集院這才想起自己還有工作,他趕緊往電梯跑去。

 

 

 

明真的護理師們在工作之餘最新討論話題,是心臟外科。

一個是王牌醫師,一個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兩個醫生各別在休假後告別單身,結婚了。

最先發現這件事情的人,是門診助理護理師,看見兩個醫生左手無名指套上一枚戒指,她們簡直就像發現新大陸般的驚訝。

朝田龍太郎,在兩個月前回國任職,這八年來斷斷續續在院內工作的期間零緋聞,手術室和急診室是朝田醫生最常活動的地方,平常在院內總是獨來獨往,為人十分低調,對於手術以外的事情毫無興趣。

伊集院登,心臟外科教授手下愛將,病房的守護者,只要有任何緊急傳呼,第一個趕到的總是伊集院醫生;無論颳風下雨或是任何節慶假期,急診室跟手術室常常看到伊集院醫生瘦小的身影穿梭其中,救助患者的生命。

關於兩位醫生的感情狀態,始終都是個謎團。這幾年內不乏護理師或醫師對兩人表示好感,結果都是被婉拒。工作上的接觸,兩位醫生對護理師們都是相當尊重客氣;至於私底下的接觸,則是沒有人能跨越界線打破他們的防守,無法親近。

究竟是什麼樣的佳人能擄獲兩位醫生的心,讓他們這幾年來對感情忠貞,甚至成為另一半,這讓許多人感到相當好奇。而這其中也不乏破碎的芳心,心目中的好男人就這樣被別的女人搶走了,失落的心情不言而喻。

對於自己變成護理師們口中的話題人物,伊集院依然保持低調,從助理護理師訝異的反應來看,情況變成這樣也不需要太意外。選擇戴上戒指公開已婚身分,也是希望斷絕他人的想望,減少不必要的接觸。尤其升任主治醫師後,身旁不乏追求者主動示好,面對主動降臨的桃花運,伊集院一律劃清界線婉拒了。心裡最重要的位子早已有人佔據,雖然有時會覺得孤單,可他無法再把感情付出給他人,一心一意守著唯一的摯愛。

面對同事和護理師們的道賀,他對她們露出微笑,還有一句謝謝,其他事情就不再回應了。對於隱私,他向來守在內心,除了幾位知情的夥伴,在職場上他只談公事,不談私事。

只要把自己份內工作做好就可以了,伊集院總是這麼要求自己,免得也給上司加藤教授帶來麻煩,在大學醫院這麼多年,伊集院看過太多勾心鬥角,也曾身陷其中,體會到鬥爭的可怕,他更不想給上司製造困擾了。

這樣的情況還要持續幾天吧,不過話題熱度應該很快就會消退了,自己必須好好面對患者才是最重要的呢!

伊集院心想,手邊整理好病歷表讓護理師送回集中管理室,他禮貌地向她說一聲辛苦了,步出門診室。

啊……好想趕快回家睡覺,沒有調整好時差果然還是不行。伊集院心想,工作一結束身心鬆懈下來,疲勞感就開始出現了,他忍不住打個呵欠。

 

才剛回到醫局坐定,伊集院忽然感覺背脊發涼,一個幽怨的視線鎖定在他身上。

伊集院轉身往後看去,只見大前輩木原醫生就直直瞪著他看,臉上表情充滿怨念明明白白向他傳達:我很不爽。

想起自己早上的態度,伊集院嘆了口氣,他走到木原面前,彎下腰呈一個九十度鞠躬。

「木原醫生,早上的事情,我很抱歉,是我不對。」伊集院誠懇地說道。

「哼。」木原發出一聲低哼,轉過身去做無視狀。

伊集院抬起頭,眼看木原依然不悅,他繼續說道:「對不起,真的很抱歉。」

「伊集院你知道錯了嗎?」木原昂起臉擺出助理教授的高姿態,責備地說道。

「是的。」伊集院平靜地回應道。

「嘛……這也不是什麼大事,你認錯就好。」木原說,「畢竟我們認識這麼久了,你也曾經是我帶的實習醫生,這點小事我不會計較。」

「是的,從我進入醫局開始,就跟隨在木原醫生身邊。」伊集院說,木原提到這件事,這讓他回憶起過去稚嫩的自己。

「對吧,我們認識很久了,跟朝田比起來,你認識我的時間比那傢伙還長呢!」木原揚起眉,雙手抱胸自信地說。

「是的。」見到前輩氣消了,伊集院帶著微笑回應道。而木原的話也提醒他一件事:這幾年來在醫局共事的木原醫生,才是最常陪在自己身邊的人。

「所以面對我,你有什麼事情是不能說的?」木原說道。

「咦?」伊集院驀然感到不解。

「結婚是好事,為什麼不說,連對象也這麼保密。」木原困惑地看著伊集院。

「這個,我……」伊集院驀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沒想到話題又回到自己的婚事。

「吶,伊集院,我們都已經認識這麼久,你結婚不通知也就算了,連你妻子都不讓我看看是什麼模樣,會不會太不夠意思。」木原說道,口氣略帶抱怨。

木原醫生,其實你見過了,而且跟我結婚的對象……不能稱為妻子。伊集院在心裡對木原說,感覺腳底升起一陣涼。

「那個,木原醫生,如果沒事的話,我……」

「給我看看你太太長什麼樣子嘛,這樣我就原諒你喔!」木原用著期待的眼神注視他的後輩。

如果我把照片拿給木原醫生看,他會驚訝得掉下巴吧。伊集院苦笑。

「木原醫生,我……」

我可以說嗎?面對木原殷切的目光,伊集院心裡糾結起來,如果是別人他肯定絕口不提,但是木原前輩不一樣,在自己處境困難的時候,前輩總是站在他這一邊給予支持。

地板怎麼在晃動,地震嗎?伊集院眨眨眼睛,忽然感到一陣頭暈目眩,身體往後一個踉蹌站不穩,他下意識伸手找支撐點。

「伊集院你沒事吧!」木原見狀,他趕緊扶住伊集院。

伊集院扶著頭,「我沒事,可能是時差還沒有調整過來,而且今天一整天都在工作。」

「你喔,真的是工作狂。」木原嘴裡責備道,他攙扶伊集院回到座位坐下來。

「抱歉,木原醫生,給您添麻煩了。」伊集院帶著歉意說。

「發生什麼事了?」低沉冷調的聲音從兩人身後傳來,木原轉身往門口看過去,一個高大身影快步走過來,直接將手裡的資料夾往桌上一丟。

眼看男人逼近,木原驀地感到一陣心驚。

「怎麼了?」口氣顯得擔憂,聲音的主人彎下身查看,一手按在伊集院的肩膀上。

「朝田,伊集院身體不太舒服,可能是過度勞累了。」木原說道,朝田一接近他和伊集院,他立即感覺到男人身上強烈的氣勢倏然從身前橫掃而過,一時之間他無法動彈。

「朝田醫生,我沒事,不要擔心。」伊集院露出微笑,表示自己狀況很好。

「回去休息吧,果然還是太勉強了。」朝田皺著眉頭,眼神裡滿是憂心。

「是、是啊,快回家去休息,才剛新婚,別讓你的妻子擔心。」木原在一旁勸道,心中的驚愕仍未平息。

「謝謝你,木原醫生。」伊集院向木原頷首致謝。

「伊集院,把東西收拾一下。」朝田說,口吻帶點命令的意味。

「好的,我知道了。」伊集院揉一揉太陽穴後,打開抽屜拿出了公事包開始整理。

木原默默看著伊集院,他又看看朝田,只見男人的一雙眼睛始終盯在伊集院身上。

半晌後,朝田也開始收拾自己的辦公桌。

木原的眼睛瞇了起來,他發現朝田左手無名指上也戴了一枚戒指。

怎麼回事,自從這個男人一出現,自己的存在感就變得薄弱了。木原抿著嘴,眼神開始打量起來,眼前的男人性格一向高傲淡漠,今天忽然變得很不一樣,以前的眼神時不時都在瞪人,現在卻變得溫和許多。該怎麼說,比較像人類嗎?或者說,比較像一個有感情的普通人,會關心後輩。

不過,那只戒指還真是刺眼,想不到這個孤僻又傲慢的傢伙也有人愛。

「木原醫生,我先回去了。」伊集院向木原行禮致意。

「好好休息喔,明天見。」木原溫言叮囑道。

「好的。」伊集院打起精神回應道,之後便提著公事包往門口走去。

「謝了。」朝田對木原簡短說了聲,他隨即跟上伊集院的腳步,兩個人一起離開醫局。

「咦?」木原愣在原地,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聽到什麼。

那個朝田在向他道謝,是為了伊集院?這是幻聽嗎?

不不不,他精神好得很,耳朵聽力也是好得很,絕不會聽錯。

木原站在原地,他直直望著離去的高大身影,雙手抱胸皺起了眉頭。

那個男人,從進入醫局開始,完全沒有看他一眼。雖說朝田這個人從來沒把他放眼裡,但是那個男人看伊集院的眼神,除了擔憂,還有他從來沒看過的-心疼。

一開始只有他和伊集院在醫局,朝田出現後,這個男人和伊集院之間出現一股特別的氛圍,那是屬於他們兩人的互動,旁人無法介入;男人身上強大的氣場把伊集院包圍起來不讓別人靠近,就像是守護者般的姿態,把他從伊集院身邊隔開來,他想上前關心,卻無法靠近。

朝田跟隨伊集院一起離開醫局,那個男人走在伊集院身旁,眼神還是一直放在伊集院身上,一雙眼睛掩不住憂心。

這兩個人是一起去美國,回來以後,手上都戴了婚戒。

不會吧,難道……

所以伊集院才不肯說嗎?

木原看向伊集院的辦公桌,桌上的木質相框裝著朝田、伊集院和美紀三個人在時代廣場的合影。照片中,向來不苟言笑的男人,罕見地有了笑容。

木原嘆了口氣,他似乎理解了一些事情,他感到欣慰,卻同時也感到些許悲傷。

「虧我還是醫龍小組的啦啦隊,我竟然連這點事都沒有看出來。」

木原忍不住自嘲道。

 

 

 

「你應該多休息一天。」

發動引擎,繫上安全帶,朝田一邊駕駛一邊對坐在副駕駛座的伊集院說話。

「不行,我們已經休假這麼多天,再不回醫局會給大家帶來困擾。」伊集院說,「我非常想參與今天的手術,這是很難得的學習機會,更何況……」

伊集院頓了一下,他發出沉重的嘆息,「三年前,因為我自己的選擇,錯過了。」

「不需要再糾結了。」朝田口氣柔和地說。

「是。」伊集院說道,又發出一聲嘆息,他將身體整個往後靠著椅背,閉上眼睛。

朝田看一眼伊集院,「沒事吧?」

「怎麼結婚後,小龍變囉嗦了。」伊集院取笑道,這句話朝田已經問過他好多遍。

「關心你。」朝田說,他一邊觀察路況。

伊集院嘴角泛著笑意,「我很好,只是時差的關係讓我有點不舒服,回家休息就沒事了。」

「你剛剛的情況看起來不是這麼簡單。」朝田說,他一回到醫局,就看到伊集院搖搖欲墜站不穩的模樣,他不可能不擔心。

「是有點累了。」伊集院承認,時差確實對他產生很大的影響,長途旅行帶來疲勞是他意想不到的。

「回家後,我要立刻去睡覺。」伊集院說。

「嗯。」簡潔應道,朝田不再說話,專心駕駛。

「木原醫生。」伊集院驀地開口道,「他對我的結婚對象很感興趣。」

「是嗎。」朝田應道。

「說不定,他可以理解。」伊集院說,發出一聲輕喟。

「你打算告訴木原,關於我們的事?」朝田說。

伊集院靜默不語。

半晌後,他緩緩開口道:「還是算了吧。」他沒有自信前輩在得知事實後,會不會用異樣眼光看待。

「別想了,休息吧。」朝田說。

「嗯。」伊集院只覺得眼皮非常沉重,濃厚的睏意讓他沒有精神繼續講話,他沉沉睡去。

 

 

 

arrow
arrow

    海小光(Hik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